婦人雜記

月經(生理期)來很丟臉嗎?時代的洪溝與無法說出口的衛生棉

歡喜買衛生棉給媽媽

月經(生理期)來這件事不知為何從我小學起好像就是一件很難啟齒的事情,就連拿衛生棉也必須得偷偷摸摸的,就算那個來也都盡量不讓同學知道,有些女生甚至會發展出一連串的衛生棉代號,例如蘋果麵包、草莓麵包、尿布等…

 

高一的時候曾經鬧出一個很經典的笑話,當時我讀的學校要去我的國中招生,班導把我拉過去跟我說英文老師要蘋果麵包,這邊有賣嗎,我說有阿~於是他請我帶他去買

到了合作社後我拿蘋果麵包給英文老師,英文老師一臉懵逼的看著我,他說你為何要給我這個,我告訴他我們班導說你要蘋果麵包阿,所以我就帶你來買了

英文老師立刻登愣一下的無語,並緩緩的告訴我他是要衛生棉…我倆互看對方不說話,之後我就帶他去保健室買了

當時我們所在的位置離合作社有些距離,記得當時是夏天,雖然有走廊可以走,但經過合作社還是要被太陽襲擊一下,而且因為趕時間所以還要快步走路,等於是繞了一大圈浪費了許多時間(所在位置離保健室比較近)

當時班導告訴我蘋果麵包也是小小聲的說,旁邊也沒有什麼男性,我認真不懂同樣都是女生為何如此難以啟齒衛生棉三個字

如果一開始就告訴我衛生棉,我想就不會發生前面那個令人無語的事件了

 

我的媽媽本身在衛生棉這件事情上,雖然沒有特別對我教育及強調偷偷摸摸的概念,但他的意念完全可以傳達給我,導致我月經剛來時完全不敢去買衛生棉這東西,因為覺得「蛤~這樣店員就知道我來了好丟臉喔」,所以理所當然的幾乎都是爸媽買給我用的

直到國中時走廊上不知為何出現衛生棉,男生們開始大肆的批評,甚至說女生那個來真噁心之類的話,當時國文老師立刻糾正了那些男同學,並告訴他們月經來是很正常的事,至於內容我有點忘了,但我覺得講的蠻好的,從那次後我就開始減少’偷偷摸摸’次數了

當然用過的衛生棉這種事掉在走廊上是真的很噁心,而且出現在校園的走廊中也是一個絕,不過國文老師想要強調的是,噁心的是行為,而不是那不可違的生理需求,我覺得國文老師那次的教育真的蠻好的

 

大概到高中後我開始直接大方的拿衛生棉出來,有時候突然來沒有衛生棉時我也會直接詢問身邊的女性有沒有,在問的當下如果有男生時,女生們的表情反而比我還緊張,給我衛生棉時還小心翼翼的包好,並偷偷把我叫過去,快速塞給我,完全就像毒品交易一樣

有些女生生理期來會劇痛,因為老一輩的意念傳達關係,他們統一都說肚子痛,但實際是月經痛,好心點的會拿胃藥問他要不要吃,甚至拿薄荷棒給他舒緩,他也只能忍著痛意,想辦法拒絕這些好意

但其實月經痛跟肚子痛概念不是很一樣,肚子痛拉一拉吐一吐吃點胃藥可能就好些,月經痛完全無解,除了吃止痛藥外(本人不是很贊成吃止痛藥),剩下的只能靠熱能輔助跟時間過去

 

到了大學後這種情況就變少了,我發現越來越多女生都很直接的講不再扭捏,就算買也是直接買,甚至還會一起買或討論哪牌好用,就算男生在也沒差,有時候不舒服也會直接跟大家說我那個來很痛,熱心點的朋友們就會對症下藥,可能買個熱巧克力給他或給他保溫袋等讓他舒適些,不管怎樣總比一開始給予胃藥跟薄荷棒好太多了

就在我一直以為大家現在講衛生棉很習以為常時,我發現是我錯了,我想這就是一個同溫層的概念!!

在歡喜還不到兩歲時他就大概理解媽媽有時候會流血肚子痛,當然我沒跟他特別解釋過,但他知道我不舒服流血就是要用衛生棉這東西,就跟他要包尿布是差不多的概念

歡喜買衛生棉給媽媽
歡喜買衛生棉給媽媽

有一天我們在賣場閒逛時,歡喜指著這區跟我說這是媽媽痛痛用的,然後就說要買給我,剛好他身上有50塊,而體驗包只賣39塊我就讓他買給我了,在我眼裡我其實覺得是很貼心的行為,但在長輩眼裡完全是兩回事

有時候歡喜會在外面問我你要買衛生棉嗎,這個家裡有嗎,我覺得沒什麼,他只是提醒我庫存而已,但阿嬤只要一聽到他說衛生棉就會說男孩子不要講衛生棉很丟臉,我其實各種不解

衛生棉不是女人的基本生理基能所必備的物品嗎,為何講出這三個字是丟臉的象徵,阿嬤說哪有小孩在講衛生棉的,並叫他不要再說,後來在外面我也很仔細觀察路人的反應

如果旁邊是長輩大多都會以側目的眼光看,然後很吃驚表情的聽他說衛生棉三個字,但同輩的通常都會覺得很有趣,或覺得很可愛,當然有些在旁邊偷笑的我就不知道他們聽到的心情了~XD

 

而之前我看到尼泊爾的月經小屋傳統,更是讓我吃驚,有興趣的可以搜尋一下,看完會覺得幸好我們不是出生在那邊

我不知道現在還會有多少人被潛移默化的覺得月經來帶有羞恥感,或是講衛生棉拿衛生棉需要梁靜茹給予勇氣

但月經能夠正常的來是件非常開心的事,表示自己還年輕,身體機能運作很棒很好,請不要再帶有羞恥感了~

當然我指的是感覺這件事,不是行為,衛生棉還是不要亂丟,上廁所也不要亂噴經血喔(女生應該知道我再說什麼~XD)

發表迴響